坚持斗争驻渝州-中国•重庆•渝中新闻网
坚持斗争驻渝州

——吴玉章的故事

 

时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吴玉章。

    1947年2月28日深夜,曾家岩周公馆内一片寂静,年届古稀的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中共代表团驻渝联络处负责人吴玉章,突然被一阵喧闹声惊醒。他急忙拉亮电灯,披衣下床。楼下人声嘈杂,大厅已有国民党军警在来回走动,吴玉章立刻明白过来:国民党终于下手了。

    连日来,吴玉章多次接到中共中央和南京局董必武的指示,告之国民党欲最后关闭和谈之门,企图胁迫中共驻南京、上海、重庆三地工作人员自动撤退或武力扣押。但中共中央坚持不主动撤离三地机关,并指示当地中共负责人,一定要坚持非赶不走的方针,并抓紧建立秘密据点,随时与党中央保持联系。

    此刻,吴玉章最担心的是省委机关全体同志的安全。他立即拄杖下楼,见同志们都被集中在楼下大客厅里,这才放下心来。“你们半夜三更,来此胡闹,简直无理!”面对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军警的武力扣押,70高龄的吴玉章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见此情形,国民党重庆警备司令部的杨叔平递上一封警备司令孙元良致吴玉章的公函:兹奉命为保护中共在渝人员之安全及地方治安之维持,中共人员须于3月5日以前,一律撤退。

    吴玉章看完后,对杨叔平正色说道:“我党驻南京、上海和重庆的联络处,是你们政府允许设立的,除非有你们政府当局的明文通知和我党中央的命令,否则,我们绝不撤退。”

    春寒料峭,江风迎面吹来,吴玉章竟丝毫感觉不到凉意,大半年来的往事,一幕幕在他脑海里浮现:去年4月19日,根据工作和形势发展的需要,党中央确定成立公开的四川省委。考虑到周恩来和董必武将去南京继续同国民党谈判,重庆以及西南大后方抗战八年辛勤工作所建立起来的基础应该进一步加强,中共中央决定让德高望重的川籍革命元老吴玉章出任公开的中共四川省委书记。4月30日,周恩来在中共代表团驻地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向与会的中外记者公开介绍了中共四川省委。几天之后,周恩来和董必武即率中共代表团大部分人员迁往南京,吴玉章就以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和中共代表团驻渝联络处负责人的公开身份留驻重庆。这一时期,中共四川省委在重庆开展了大量的工作:团结民主党派,领导青年学生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促成李公朴、闻一多追悼大会的召开,组织“陪都李、闻惨案后援会”和反美抗暴运动;通过《新华日报》大力开展舆论宣传等等。很快,一个由中共领导的、各民主党派和各界群众参加的“第二条战线”在西南大后方迅速形成。

    第二天上午10点,孙元良来到周公馆拜访吴玉章。同为川人的孙元良虽然时任国民政府陪都警备司令,但他对吴玉章的革命履历十分清楚,对其人品道德亦十分尊重。在吴玉章面前,他不敢有丝毫张狂和放肆。孙元良推门进屋后,就双手抱拳连声道:“昨晚让吴老受惊了,晚辈也是身不由己,上司之命,不得不执行呀,还望吴老理解,多多包涵。”接着又把昨晚公函的内容重述了一遍,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吴玉章起身拄杖,神态严肃:“孙司令,如果你们要用武力扣押我党在渝人员,那么一切后果将由你孙元良负责!”。见孙元良无言以对,吴玉章慷慨激昂、大义凛然道:“告诉你孙元良,我现在已是70岁的人了,从同盟会、辛亥革命、北伐到现在,什么革命运动我都参加过。自从参加革命以后,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常想能够有一个适当的死所,这里可能就是了……。对于昨天晚上你们的行为,我代表中共正式向你们提出强烈抗议!现在,请孙司令首先将包围这里和其它几处的人员立即撤掉。”

    “那好,那好,吴老的要求,我立马就去照办。”孙元良悻悻然地离开了周公馆。孙元良走后,吴玉章又立即致电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主任张群,再次声明了我党的严正立场,要张群速令重庆警备司令部马上撤退军警人员。

    3月1日,周恩来在延安致电蒋介石,对国民党重庆警备司令部的行为提出质询。最后重申:为判明责任与手续起见,对于要我党驻宁、沪、渝三地机关撤退事宜,要求蒋介石以正式公函通知驻三地代表,并须延长撤退期限到3月底。

    当天晚上11点,驻南京的董必武电告吴玉章,延安党中央已经同意撤退,要吴玉章相机行事,争取全体同志平安返延。有了中央的指示,吴玉章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下一步就是如何争取“全师而归”的问题了。

    3月4日,经吴玉章反复交涉,国民党当局最后被迫同意全部用飞机送中共人员回延安。吴玉章以自己的顽强力争,为中共在重庆、成都和昆明三地公开机关近300人的平安返延,争得了保障。

    在被包围软禁的日子里,吴玉章始终和省委机关的同志们在一起。他向同志们讲述辛亥革命的战友邹容、喻培伦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英勇业绩;讲述大革命时期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杨闇公如何壮烈牺牲;讲述自己参加革命以来的经历……讲到激昂处,吴玉章语调铿锵,掷地有声;讲到悲恸时,禁不住言词哽咽,热泪盈眶,使省委机关的全体同志受到了一次深刻的革命气节教育。

    3月8日和9日,被国民党无理拘禁10天之后,中共四川省委和中共代表团驻渝联络处全体同志以及成都、昆明两地机关的同志近300人,终于分乘5架飞机,平安到达延安,回到了党中央的怀抱。回到延安后,吴玉章用一首七言律诗描绘了这场“胜利大撤退”的斗争情景:坚持党命驻渝州,日报宣传争自由。剥开画皮人称快,抗议美兵众同仇。出动军警真无理,视同囚犯岂甘休。多承周董英明教,全师而退作新谋。

    区委党史研究室供稿

编辑: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