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白胶卷到彩色数码 从难得一拍到随性而拍
“老字号”照相馆见证渝中百姓生活变迁


马勇为顾客拍照。 记者 李 一 摄


陈列于留真照相馆的老相机。 记者 李 一 摄


上世纪80年代初结婚照。


上世纪80年代儿童照。


上世纪90年代艺术照。 本组图片除署名外由受访者提供

  从逢年过节拍摄的黑白照片,到模仿电影明星拍摄的彩色人物肖像照;从人们拿着“傻瓜相机”自己尝试充当摄影师,到如今所见即所得的手机拍照时代……改革开放40年来,大众对于“照相”的理解与认识不断变化,不仅代表着大众精神文化生活的变迁,更彰显着大众消费能力的提升。

  而对于这一切,从业30余年的留真照相馆负责人马勇是一位很好的见证者。

  1986年,马勇高中毕业后便成为“老字号”照相馆——留真照相馆的一名学徒,进入人像摄影这一行业一干就是30多年。“那时候,照相馆用的还是传统的老式座式相机,只能拍摄黑白照片。”马勇回忆道,黑白照片时代的冲洗工艺属于传统工艺,纯暗室操作,从冲片到成品,其中至少要经过修底、印像、上光、裁裱、修整照片等多个工序,顾客通常在拍照后一周时间才能取到一张完美的照片。

  上世纪80年代末,留真照相馆里出现了首部单反胶片相机——日本理光CR5照相机。从此,消费者在黑白照片的基础上,有了更多选择。“其实,最开始拍摄彩色照片的顾客并不多,因为当时拍一张黑白登记照,根据尺寸大小及清洗张数的不同,价格低的仅几毛钱,价格高的也不过两三块钱,但彩色照片的费用却是黑白照片的几倍,通常在10元钱左右,对于当时人们的收入水平而言,并不便宜。不过,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彩色照片也进入了它的黄金时代,不仅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来到照相馆拍摄彩色登记照、结婚照、全家福,还有很多年轻女性,因受到港台电影的影响,来到照相馆模仿电影明星造型拍摄艺术人像照。

  “傻瓜相机”也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进入百姓家庭,人们不再“只有到照相馆,才能拍张照片”。“其实,傻瓜相机就是袖珍胶片相机,因为它操作非常简单,似乎连傻瓜都能用它拍摄出影像清晰的照片来,所以它叫‘傻瓜相机’。”马勇说,最初的“傻瓜相机”价格通常在几百元到一两千元之间,对于当时家庭收入来说,仍然是一笔大额花销。但在上世纪90年代,随着我国相机产业不断发展、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傻瓜相机”逐渐得到了普及。

  “傻瓜相机”的普及,不仅带动了柯达、富士等相机胶卷的热销,也带动了留真照相馆的胶卷冲印业务。“那时候胶卷冲费和印费是分开计算的。冲一卷胶卷差不多5元钱,印一张照片差不多1元钱左右,如此算下来,冲洗一卷胶卷通常会花费三四十块钱。”马勇回忆道,那时,逢年过节或寒暑假期都是胶卷冲印业务的高峰期,甚至会出现员工通宵加班冲印照片的情况,算得上是胶片相机的巅峰时代。

  时间进入21世纪,数码相机进入市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成为数码相机的发烧友;手机拍照功能越来越强大,全民摄影时代正式开启,人人都成为了自己或亲友的专属摄影师。大家对于“照相”这件事情的态度也从“难得一照,要认真对待”变成了“随性而拍,不好就删”。

  几十年来的种种变化,不仅彰显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和精神文化生活的不断提高,更折射出国民收入的增加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不断提升。(渝中报记者 李一)

编辑: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