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地制宜拔“穷根” 产业铺就致富路“走巫溪·看变化 携手精准扶贫 决胜脱贫攻坚”系列报道之产业发展篇


天元乡宝坪村,村民忙着给菌棒注水。 

天元乡宝坪村的花菇种植基地。 

 

中梁乡中梁村,村民查看野生猕猴桃长势。 

 

朝阳镇村民种植的油牡丹已经开花结果。 

 

天元乡宝坪村,村民把崎岖不平的土地进行平整,打造出150亩冬桃种植基地。 

 

红池坝镇渔沙村,扶贫产业示范基地采用“蔬菜+果树”的种植模式。 

 

九山半水半分田——这是巫溪当地人对其地理特征的描述,也是这里的真实写照。这样的地理环境,为产业发展带来巨大困难。脱贫路上,与“单打独斗”的小农经济相比,很显然,产业经济才是强劲引擎。

巫溪人向来勤劳、坚毅。改革开放后,许多巫溪人走出大山,外出务工、经商,获得了更稳定、更可观的收入。但山里人同样渴望富裕——脱贫攻坚的“号角”吹响后,在包括渝中在内的各方帮扶下,大量优质产业“飞进”深山,巫溪老乡的钱袋子更充盈了。

渝中助力 野果子变“金疙瘩”

在巫溪县中梁乡中梁村,野生猕猴桃树漫山遍野。在猕猴桃成熟的季节,村民过路时,总会顺手摘几个尝鲜,但谁也没把这野果子当回事。

“来嘛,黄书记,吃几个猕猴桃嘛!”2015年,刚到中梁村扶贫的干部黄玉春,手里被淳朴的村民塞了几个猕猴桃。“乡亲们也不富裕,还舍得买猕猴桃?”他暗忖。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是山上捡的“落地桃子”,数量还很多。

“可以把这东西搞成产业呀!”黄玉春的想法,和乡长罗春红不谋而合,但问题也存在——钱。由于山高林密,向阳的猕猴桃树,结的果子味道不错,背阴处的果子则个头小、水分少、产量低。另一个难题是,果子分散长在树上,很难集中采摘。“办法也有,我们咨询了农业专家,说是通过搭架子,可以解决光照和采摘的问题,但乡上是真没钱。”罗春红告诉记者。

躺在山上的“钱”,看得见、拿不着,只有干着急。2018年,来自渝中区的“及时雨”终于来了——当年,上清寺街道拿出60万元帮扶资金,加上当地自筹资金,用于搭架、剪枝、除草,修建产业路,商标注册和包装设计等。很快,“俏中梁”猕猴桃问世,巫溪大山里的野果子有了自己的名字。

猕猴桃的“野性”,正慢慢被驯服。

如今,原本“野蛮生长”的猕猴桃,被集中连片成1200亩,个头大了,口感好了,产量也高了。“预计今年至少10万斤,按照每斤5元的价格算,收入应该在50万元以上了。”黄玉春把心里的“账本”讲给记者听,果子很受欢迎,“卖到了万州、宜昌,远的还到了山东。”

不仅如此,为了让猕猴桃便于保存,村里还修建了冷库,“锁住”果子的新鲜度,也有利于错峰上市,卖上更好的价钱。

猕猴桃让中梁村63户村民尝到了甜头,陈官才便是其中一位。

“这是‘懒庄稼’嘛,相当于上山捡钱。”陈官才说,没想到这野果子还成了“金疙瘩”。

谈到对这几年变化的感受,庄稼汉林更学的话干脆利落:“以前嘛吃草,后头吃饱,现在呢,吃好!”

产业到村 “饭碗”端到嘴边边

天元乡宝坪村的山有多高?用当地人的话来说,是“抬头望山掉草帽”。多年来,因为山高路远,这里的村民饱尝艰辛,村里原本的作物是传统的“三大坨”:红苕、洋芋、包谷。这几年,两位“新朋友”的加入,改变了村子的面貌。

冬桃,又名雪桃、贡桃,肉质细腻、甘甜多汁,因其成熟期较晚,正好填补了冬季无鲜果的空白。在渝中区等各方的帮扶下,宝坪村通过流转土地、村民入股,成立合作社,平整崎岖不平的土地,打造出一片150亩的冬桃种植基地。

宝坪村的冬桃项目,并非随意“押宝”,而是专家开出的“良方”。

“我们这个地方水土条件不好,专家来实地考察后,建议我们搞冬桃项目,效益比较高。”驻村干部熊斌介绍,种植基地的土地多是流转自村民,每亩每年500元。流转土地后的村民加入合作社,成为“股东”,参与项目定期分红,每年接近1000元。不仅如此,村民还可以帮工的身份到基地劳作,每天能有80元至100元的报酬。

为了最大限度集约利用土地,宝坪村的冬桃树下还套种了辣椒等蔬菜,增加了亩产收益。

花菇,则是宝坪村的另一个“法宝”。

在种植大棚,村民们麻利地用工具给菌棒注水,以便长出花菇,娴熟程度堪比流水线上的工人。

吴启平是村里引进的业主,谈到这几年创业的感受,他提得最多的就是“共同富裕”。“之前搞过花菇种植,但规模不大。宝坪村这个项目,是合作性质的,我和几个股东出资130万元,公家出资200万元。”他介绍说,这种“公私合营”的模式,保障了己方收益,又分摊了经营风险,心里很踏实。

项目搞起来了,业主、村集体、村民,特别是困难村民,都成了受益者。“花菇项目的效益,村集体有5年时限的分红权,困难村民也有较大的分配权限。”天元乡宣传委员王海洋介绍,由于项目的主要资金来源于财政投入,从根子上就决定了其“扶贫属性”。

贫困户夏云喜就住在花菇大棚边上,70多岁的他无法去山外打工,却可以就近务工。80元一天的收入,加上是“手上活路”,不太费力,老人觉得很满足。“饭碗端到了嘴边边,张口就吃。”这是宝坪村许多村民的感受。 

宝坪村的夏云喜有自己动手写春联的习惯。如今他家门上的春联,反映了巫溪老乡们的心情——上联:接金鼠纳宝猪脱贫致富奔小康;下联:迎新春送旧岁幸福不忘共产党;横批:党恩重泰山。

一村一品 渝中巫溪结对“拔穷根”

在不远处的朝阳镇东桥村,通过精准培育和发展产业,农民增收效果同样十分明显。

“2018年起,在渝中区朝天门街道的帮助下,村里种植了600亩油牡丹,效益很好。”朝阳镇镇长王鸿章说,几年前,镇上引入了油橄榄项目。项目不错,但油橄榄挂果周期长,通常需要3年以上。这段“过渡期”,镇上利用渝中的帮扶资金,在橄榄树下套种了油牡丹,帮助村民增收。

除此之外,东桥村还大面积种植了烟叶,采取“订单种植”的方式,由烟草公司统一收购,让老乡的受益多起来,风险降下去。

在红池坝镇渔沙村,李子树、花椒树下栽种了其他作物。打探后得知,村里和重庆市蔬菜花卉研究所合作,采取“幼龄果树+蔬菜”的种植模式,比传统模式增收30%至50%。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产业扶贫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也是增强贫困地区造血功能、帮助群众就地就业的长远之计。”

据巫溪县政府办公室介绍,2007年以来,渝中帮扶巫溪产业发展的资金为23805.65万元,一个个优质项目在山沟沟里牢牢扎根、茁壮生长。

“说起这些年产业扶贫的亮点,‘一村一品’不得不提。”巫溪县商务委干部冉启钧告诉记者,近年来,渝中16个单位和巫溪16个深度贫困村结对子,共援助960万元发展产业,送点子、送技术、送资金,成果丰硕、遍地开花。

长桂乡坪义村的花菇、天星乡西流村的核桃、中梁乡石坪村的药材、田坝镇岩湾村的山羊、白鹿镇香树村的中蜂、土城镇鱼塘村的车厘子、长桂乡木杉村的土鸡、兰英乡兰英村的苍术、乌龙乡高竹村的白芨、城厢镇五新村的脆红李……一个个凝结着渝中支持和帮助项目,冉启钧如数家珍。

“‘一村一品’的深入推进,体现了渝中的用心用情。”冉启钧说,这些项目都经过了细致的前期调研、论证、比选,凝结了大量辛劳和智慧,因地制宜、精准投放,具有可持续性。他说,这种“私人订制”般的产业,自然取得了良好收益,增加了困难村民的收入,也增添了未来发展的底气。

记者 廖松(主笔) 王欢(摄影) 曲成新 郭城杰

记者手记

乘车在巫溪深山绕行时,记者常常看到这样的奇景:50度以上的陡坡,有土地被开垦、耕种的痕迹。25度以上的土地便不适宜人类耕种,但在以前,许多巫溪村民不得不匍匐在山腰劳作,身下便是悬崖绝壁。一代代山里人,曾经用一种搏命式的姿态,同自然斗争,在土里刨食。

时过境迁,随着资金、项目到位,现代农业来到了深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耕作方式,变魔术般地出现在眼前,电视上看的高价值农作物,就在自家田地生长。

村民们说,这些年,“三大坨”不再是每顿的主粮,山里人的餐桌丰富起来。更重要的是,产业的因地制宜,释放出稳定的效益,继而持续增加贫困地区造血功能。当“穷根”被彻底拔起,巫溪老乡必将轻装大步向前。  

 

编辑:洪滔